欢迎来到创绿研究院
- 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公海治理 >>CCAMLR >> 正文

南极海洋保护区呼唤全球领导力

日期:

创绿研究院 2019年11月01日 11月1日,为期两周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年会在澳大 […]

创绿研究院

20191101

11月1日,为期两周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年会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省首府霍巴特落下帷幕。CCAMLR每届年会都会讨论渔业的管控和生态系统的保护,其中包括海洋保护区等划区管理工具。令人失望的是,此次会议,不仅在加强渔业规制上步履蹒跚,在海洋保护区上也继续裹足不前。

今年9月25日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了《气候变化中的海洋与冰冻圈特别报告》,该报告很对气候变化对世界海洋和极地地区的破坏性影响发出了警告。报告发布后,CCAMLR世界上第一个有机会以实际行动来对报告进行回应的国际组织。显然,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已经准备好在此次会议上承担自己的全球责任。

2009年,CCAMLR通过协商一致做出了承诺,到2012年在整个南大洋建立起海洋保护区的网络。七年已经过去,网络的建立依然遥遥无期。这种情况引发了环保团体对该组织在保护海洋方面有效性的质疑。

“海洋保护区的科学基础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现在迫切需要由全球领导力来回应保护南极海洋的重要性。政治意愿的缺乏阻止了在世界上最后一片荒野大洋上设立新的保护措施。”南极和南大洋联盟(ASOC)执行主任克莱尔•克里斯蒂安(Claire Christian)说。

在全球范围内,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速度比过去加快了数十倍或数百倍。保护区是保护海洋生态系统的最有效方法。它们可以帮助提升物种的多样性和丰度,同时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

“东南极的保护区提案已经被搁置了八年。在这段时间里,随着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和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越来越大,。我们已经看到在阿德利企鹅不同的聚居地上已经发生多次繁殖失败,它们在整个南极地区的栖息地正在减少。除此之外,南大洋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高的温度,磷虾的密集捕捞也在进行中。”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南极和南大洋工作的主任安卓娅·卡瓦纳(Andrea Kavanagh)说,“科学家们清楚地知道,海洋保护区可以使海洋在变暖和酸化的影响前更富有恢复力。”

创绿研究院的周宇晶和陈冀俍研究员也作为环保组织的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周宇晶研究员认为:“CCAMLR在渔业管理方面的脚步比海洋保护区要略微快一些,今年管理渔船塑料垃圾、规制渔获海上转运和支持磷虾管理的科学研究这些议题还在继续向前推进。但是CCAMLR还需要进一步意识到南大洋在全球海洋生态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中的意义,尽快对当前的海洋保护区提案做出决定。”

陈冀俍研究员评论说:“应用预警性方法的最低标准是保护措施的门槛不能高于利用措施。但是一些国家因为科学依据不足反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同时却不因科学依据不足反对捕鱼。在缺乏科学依据的状态下做出决策是环境政策制定的常态,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这样长期的风险的时候,决策者需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

背景信息:

  • 南极和南大洋联盟(ASOC)代表的是全球环境的利益。它的成员机构在一起代表着全球数以千万计的个人,他们希望通过设立海洋保护区和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气候变化来保护南大洋及其所支持的物种。
  •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是一个国际机构,每年在塔斯马尼亚州的霍巴特举行会议。它是一个由25个成员国和欧盟组成的通过协商一致来决策的组织。 CCAMLR负责养护环绕南极洲的南大洋中的海洋生物资源。
  • 澳大利亚,法国和欧盟于2010年首次提交了在东南极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提案。自2012年以来,每次年会上CCAMLR一都在讨论这个提案。该提案最初包括七个代表区域,覆盖1.8万平方公里。后来几经修改,提案减少到三个区域,覆盖面积不到100万平方公里。
  • 德国和欧盟于2016年首次提交了在威德尔海设立海洋保护区的提案。一直到去年的会议,该提案没有通过。该提案最初包括一个代表区域,覆盖180万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积。今年提出的版本把这个提案在地理上分为西部和东两部分,并分为两个阶段来讨论。挪威加入进来成为了联合提案方,将为东部区域的保护区设立投入资源开展研究。
  • 智利和阿根廷于2018年首次提交了在南极半岛周围建立MPA的提案。该提案覆盖面积达67万平方公里,其中63%作为全面保护区得到了充分保护。

参考资料:

创绿研究院南极海洋保护简报   自2013年开始  

http://www.ghub.org/wire?ctabs=3?cat=14&ctabs=3

发言《南极海洋保护区的全球北京》 2019年

新闻《IPCC气候变化中的海洋和冰冻圈特别报告获得通过》 2019年

创绿研究院报告《守护深蓝:公海保护区多视角观察》2019年

创绿研究院简报《大型海洋保护区设计:理论与实践研讨会摘要》2019年

创绿研究院简报《海洋保护区: 保护海洋气候韧性的工具》 2018年

论文《公域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刍议》  2017年

创绿研究院博客:写在罗斯海保护区诞生前夜——明天更漫长,2016年

http://ghub.blog.caixin.com/archives/153060

创绿研究院博客:最后的海洋,保护35年够不够?2016年

http://ghub.blog.caixin.com/archives/153432

创绿研究院媒体简报《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南大洋》,2015年

第34届CCAMLR年会《大公报》报道,2015年

http://news.takungpao.com/paper/q/2015/1108/3233065.html

创绿研究院对于中国磷虾探捕的观察,2015年

评论:《建立南极海洋保护区是“圈地运动”吗?》 2015年

https://www.chinadialogue.net/blog/8289-Antarctic-marine-reserves-a-new-regional-carve-up-or-collective-commons-/ch

创绿研究院博客:环保组织的全球倡议,2014年

http://ghub.blog.caixin.com/archives/72279

创绿研究院博客:CCAMLR的角色,2013年

http://ghub.blog.caixin.com/archives/58867

创绿研究院博客:为什么是海洋保护区,2013年

http://ghub.blog.caixin.com/archives/59170

《三联生活周刊》报道 《谁来保护南极海?》 2013年

http://www.lifeweek.com.cn/2013/0805/41898.shtml

南极海洋联盟报告 《南大洋的传承》,2012年

关于创绿研究院
创绿研究院 是一个扎根本土、放眼全球的环境公益机构。我们致力于全球视野下的分析和研究,促进利益相关者的跨界对话与参与,推动气候与环境友好的公共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助力中国向着可持续的、公平的、富有气候韧性的方向转型,降低全球生态足迹。

微信账号“星球公社”,敬请关注

Copyrights 2013-2019 创绿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案1201503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