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导报 | 告别马拉喀什 应对气候变化前路几何?

日期: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二届缔约方大会(COP22)已然闭幕,本期栏目我们就对会上那些“尘埃落定”的成果和计划进行了梳理,并请业内专家对其进行点评,以期固化马拉喀什大会成果。

编者按

上期,我们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二届缔约方大会(COP22)的精彩看点进行了追踪。如今,大会已然闭幕,本期栏目我们就对会上那些“尘埃落定”的成果和计划进行了梳理,并请业内专家对其进行点评,以期固化马拉喀什大会成果。


11月19日,第二十二届联合国气候大会闭幕以后,马拉喀什也许会归于平静,但是在这座摩洛哥小城诞生的一个个“掷地有声”的关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协议和成果必将在推进全球气候治理的进程中发挥余热,甚至被载入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史册。


召开《巴黎协定》首次缔约方会议 对后续落实作出机制安排

 

在国际社会各方推动下,《巴黎协定》通过不到一年后,于2016年11月4日生效。11月15日,《巴黎协定》首次缔约方会议在本次气候大会期间顺利开幕,随后举行了高级别会议。此前,根据巴黎大会的决定,《巴黎协定》相关实施细则的谈判结果应在《巴黎协定》首次缔约方会议上通过。但由于协定生效进程比预期的要早很多,在本次《巴黎协定》首次缔约方会议召开之际,实际谈判尚未完成。不过在19日闭幕式上,本次气候大会提出了两个决议草案文本供缔约方通过,一个是CMA1中关于执行《巴黎协定》的事宜;另一个是为COP22中关于《巴黎协定》生效以及《巴黎协定》第一届缔约方大会的筹备事宜。
    第一个草案作出“在2017年11月COP23期间评估《巴黎协定》的落实进展”的决议,并“邀请《公约》缔约方大会继续协调《巴黎协定》的落实,加速推进2018年12月举行的COP24产生进一步成果,继续协调国家自主贡献方案中关于气候适应的通报工作”。

 

第二个决议草案则就《巴黎协定》后续实施细则作出规划,制定了较为具体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要求“尽快完成《巴黎协定》下的工作计划,最迟不晚于2018年,COP24将成果提交到《巴黎协定》缔约方会议第一环节;邀请各个缔约方于2017年3月31日前提交对于适应基金的治理,机构安排,保障框架以及运营模式的观点等”。


据悉,对于这两个主席建议的文本草案,哥斯达黎加、美国,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欧盟,最不发达国家均表示支持主席案文。南非代表基础四国表示赞成主席案文,但强调在下一次附属执行机构会议要确保在议程上2020年前的应对行动与2020年后的目标保持同步。中国首席谈判代表解振华发言时再次声明基础四国这一观点。


创绿研究院项目主管郭虹宇:在经历了特朗普当选给气候行动带来的不确定性后,马拉喀什气候大会在执行《巴黎协定》方面的磋商取得了一定进展。同时,脆弱国家、非政府组织以及私营部门等非国家主体也展现了推动清洁能源转型的决心。未来谈判仍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确保减缓与适应议题的平衡。本次大会的谈判以及决议文本仍然偏重减缓而轻适应,这引起发展中国家的顾虑与不满。虽然特朗普当选给气候治理带来了不确定性,然而包括中国、欧盟以及小岛屿国家先后明确不论美国未来气候政策是否改变,都不会影响它们落实气候承诺。《巴黎协定》强调的是全球广泛参与,各国释放这样的政治信号,将帮助最不发达国家树立信心,确保有效、有步骤的全球参与。

 

适应基金被落实 资金谈判有新进展

 

气候资金承诺的落实、增加、以及平衡减缓与适应的比重,一直是气候谈判中的重点议题,本次气候大会期间也一直谈到了最后一刻。
    

据了解,此次马拉喀什大会对于资金的讨论主要围绕适应资金,其中适应基金是否将用于《巴黎协定》是本次谈判的焦点议题之一。适应基金于2001年建立,旨在支持《京都议定书》下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气候脆弱国家开展的具体的适应项目。目前,适应资金仅仅填补了730亿美元适应资金缺口的千分之一。根据联合国环境署发布的《适应差距报告》,到2030年时,全球需要的适应资金或将达到1400亿美元,甚至3000亿美元。
    

此外,在马拉喀什气候大会第二周,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一些发达国家承诺向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CTCN)提供2300万美元的自愿性资金,支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援助,使发展中国家能够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CTCN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能力建设和技术方面的援助,是帮助各国履行《巴黎协定》承诺的关键机构。虽然这笔资金仍然低于预期,但这些自愿性的捐款能够增强CTCN提供技术援助的能力,更好地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马拉喀什气候大会最后一天,缔约方大会发布了《长期气候融资战略》。该份战略中提到,各缔约方决定于2017年和2018年举办长期气候融资问题的研讨会,旨在扩大气候资金的规模。
    

创绿研究院项目主管郭虹宇:总的来说,此次大会关于气候资金主要从两方面讨论,一方面是发达国家如何落实在2020年前向发展中国家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的支持,并公布具体可行的路线图;另一方面是发达国家如何在2020年后扩大这一资金支持规模。本次气候大会在扩大资金规模上做出了新的计划,但对于2020年前的气候资金目标落实问题进展缓慢。如果各方希望能够在接下来两年内就长期气候融资问题取得进展,那么发达国家应首先尽快兑现2020年前气候资金的承诺,以切实可行的路线图来证明其在气候资金方面的行动力,帮助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来应对气候变化。

 

通过《马拉喀什行动宣言》加强2020年前行动

 

11月17日,本次气候大会通过《马拉喀什行动宣言》(以下简称 《宣言》),强调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趋势不可逆转,重申支持《巴黎协定》,强调各方应当作出最大政治承诺,并付诸于行动来落实《巴黎协定》。
    

《宣言》呼吁各方强化202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力度,加快批准《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这份宣言体现了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并推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强烈政治意愿。然而,随着气候变化影响的不断增强,将政治意愿转化为行动是当务之急。
    

马拉喀什气候大会期间也召开了关于加强2020年前行动力度和支持的“促进性对话”。会议也通过决议对2018年促进性对话的召开作出筹备安排。会议闭幕式上,包括“基础四国”在内的部分发展中国家表示,希望各方能继续增强对2020年前行动的重视。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马拉喀什气候大会波澜不惊地如预期结束。各方形成了《马拉喀什气候行动宣言》,也就如同以往的全球气候治理多边进程,无论各方在谈判中意见如何不同,但总能寻找到共同点,在持续前行的道路上又留下了一个里程碑。本次会议应当是起到了为落实《巴黎协定》进行规划的作用。以《巴黎协定》为基础的气候治理多边进程在国际社会是人心所向,将继续前行,不可逆转。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在多边气候进程中的作用举世瞩目,中国有可能、有必要、有能力通过认真履行自己的承诺实施巴黎协定,发挥全球气候治理中的引领作用,从而不断提高国家的话语权、影响力和国际形象。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