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昆明 展望2030 | 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生物多样性风险识别与管理参考指南

日期:

本报告厘清了银行业金融机构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可形成的助力,以及生物多样性风险识别和管理对于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重要性,并结合国际实践案例形成了一份中国银行业行动参考指南。

 

 

 

 

 

 

⬇️  PDF

出版日期: 2021年04月

2021年在昆明召开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届缔约方大会让社会各界聚焦生物多样性保护议题。同年初举行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则传递了在“十四五”期间重视“高质量发展”的信号,并将“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纳入“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中。人大代表也指出“树立生态红线意识”在绿色发展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十四五”规划中提出了量化且具有约束性的生态环境具体指标,并规划了中国在“十四五”期间落实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主要方式:建立自然保护地体系、划定生态重点区域、制定多元化的制度、引入市场化机制和资源

作为社会资源配置的重要角色,金融机构在中国将生态保护纳入顶层战略的当下,无疑面对着生物多样性相关政策为投融资活动带来的风险与机遇。

虽然近年生态文明建设顶层设计的逐步完善为绿色发展提供了方向上的指引,主流银行作为中国金融行业的中流砥柱也纷纷出台了绿色信贷政策,但是在落实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尤其是生物多样性风险管理上,银行业仍面临着意识不足工具缺乏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创绿研究院“生物多样性金融伙伴”(PFB)项目组联合永续全球环境研究所,在英国外交、联邦和发展事务部(UK FCDO)和各位评审专家的支持下,于2021年4月22日发布《迈向昆明,展望2030: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生物多样性风险识别与管理参考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旨在提升中国银行业对于投资项目生物多样性相关项目的风险意识,更好地实践金融手段引导社会资本参与保护。《指南》通过调研国际生物多样性相关原则、权威环境保护机构的相关研究、国际和国内各类金融机构的政策和实践,为中国金融机构管理生物多样性风险提供解决方案。

《指南》发现,由于银行相当比例的贷款与脆弱的自然资源高度相关,而银行和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则通过从银行获得贷款的企业间接相连,企业面临的生态风险会通过资金链向银行传递。因此,忽视生物多样性保护可能使银行面对更高的声誉风险和投资相关行业时的系统性风险,进而导致经济损失。了解和管理生物多样性风险能增加银行信贷业务的韧性,使银行的发展更具有可持续性。

通过梳理国际实践案例和国际金融机构的生物多样性风险管理政策,《指南》总结出银行识别和管理生物多样性风险的三大路径。

>> 将生物多样性风险纳入已有的环境社会管理体系中:将生物多样性风险作为独立或者贯穿各领域的因素,纳入已有的环境风险管理体系中,限制和规范各类对生物多样性具有较大负面影响的投融资活动,避免进行对生物多样性造成不可逆转影响的投融资活动;

>> 遵循生物多样性影响的缓解层级方案(Mitigation Hierarchy):遵循缓解层级方案四个递进层级(“避免”、“最小化”、“修复”、“补偿”),对项目进行筛查,对项目方行为进行规范和指导,以及评估缓解措施执行情况。

>> 多方合作、交流和信息互通:与利益相关方保持顺畅的交流,开放有效的投诉受理渠道,以便在项目层面及时了解和应对利益相关方的诉求,避免生物多样性风险以及相关的社会风险,并与国际组织、环境保护机构等主体合作推动生物多样性议题的发展。

《指南》同时结合国际案例介绍了能够增加银行生物多样性风险管理框架有效性的流程和政策工具。

生物多样性风险管理流程包括:

>> 尽职调查:在项目审批阶段,通过尽职调查了解项目方识别和管理生物多样性影响的意识和能力,并参考排除清单筛除高风险项目。同时,初步对与投资活动相关的生态环境问题进行全面的调查和核实,以掌握投资活动所涉及的环境风险及可能由此引发的社会和金融风险;

>> 环境影响评价:环境影响评价是识别和评估投融资活动潜在的环境影响的重要工具,也是设计缓解措施和监测项目环境影响的基础。规范项目方的环境影响评价流程,要求项目方采取与潜在影响相称的环评方法、制定恰当的缓解方案,在生物多样性风险较高的情况下,制定专门的管理计划,有助于金融机构以系统、科学、风险相称的方式管理项目的生物多样性风险;

>> 利益相关方沟通:与社会组织、社区等各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使得利益相关方充分了解项目影响,有助于预防因生物多样性问题而引起的社会争议。当地社区和环境保护组织可能具备对当地生态系统独特的认识和知识,因此,有效的利益相关方沟通流程,也有利于更好地了解当地的生物多样性状况、准确识别生物多样性风险。另外,建立有效的问责机制(Accountability mechanism),用于收集申诉、解决争端和提供补偿,是确保畅通的利益相关方沟通的重要基础;

>> 信息披露:按照信息披露框架对项目可能涉及的生物多样性风险进行披露,使公众更加了解银行承担的相关社会责任,从而由下至上改变资本市场的决算过程,进一步影响公司行为,增强行业竞争。披露内容通常包括主题的业务与生态多样性保护区域的物理距离及其业务对生物多样性和濒危物种的具体影响等。

生物多样性风险管理的政策工具包括:

>> 长期战略和目标:在机构战略、投融资策略以及环境、社会和治理等政策中纳入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目标,如“无净损失”的目标(即通过实施缓解措施,抵消项目对生物多样性带来的负面影响);

>> 排除清单:排除清单帮助金融机构筛除避免投资的项目,可以包括会对生物多样性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的活动类型,也可以包括持有或运营有相关不良影响项目的企业;

>> 重要生态区域的禁入政策:制定明确的禁入政策,避免项目对国际公约或国家法律保护的区域和对濒临灭绝的物种、物种迁徙、进化过程等有重要意义的栖息地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并注意保护其他有国际公认度或重大社会文化价值的生物多样性敏感区域;

>> 行业专门信贷政策:对生物多样性风险较高的行业或活动类型进行规范,包括对生态系统有较大的影响的行业(如石油和天然气、基础建设和建材、采矿)和对生态系统服务高度依赖的行业(如渔业、林业、农业)。

另外,针对国际上广受认可的生物多样性影响解决方案,即缓解层级方案,《指南》进行了详细介绍,并从项目全周期角度进行了解读,为银行业将其融入项目识别、管理、设计、执行和监督提供了行动建议:

>> 结合排除清单,对项目进行尽职调查、筛选和分类,识别项目对生物多样性是否有负面影响,并评估项目方缓解这些影响的意愿和能力,从而避免资金流向对生物多样性有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的项目;

>> 对于生多风险较高的项目,要求项目方进行生物多样性基线调查,对项目选址内及周边的生态系统、物种及栖息地的状况进行调查和分析;

>> 通过评估项目方的环境影响评价、环境影响管理计划、信息披露计划等文件,确保项目方规划了有效缓解生多影响的措施,从而避免生物多样性风险或将其最小化;

>> 项目执行过程中,监测项目实际的生物多样性影响,如果项目事实上造成了生物多样性的消退,银行应监督项目方规划并执行修复和补偿工作;

>> 项目完成后,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管理情况进行监测与评估,并对未能被前、中期缓解层级方案消除的残留影响做出异地补偿。

最后,《指南》为中国政策性银行、商业性银行以及政府和监管机构分别提出了政策和行动建议,用于帮助相关机构更好地履行生态责任和识别、管理生物多样性风险。

政策性银行:

>> 将生物多样性保护纳入机构总战略,制定机构层面生物多样性“无净损失”目标,设计明确的阶段性方案与路线图;

>> 将生物多样性纳入机构的环境社会风险管理机制,根据自身的业务特点,识别出生物多样性风险较高的业务类型,设计排除清单、禁入政策和行业专门信贷政策;

>> 成立环境风险管理部门管理和评估项目的生物多样性风险,执行尽职调查、环境影响评价等流程,并通过培训加强其他相关业务部门对生多风险的意识和理解;

>> 要求客户实施缓解层级方案,识别并缓解项目可能对生物多样性带来的影响,审核客户所提交的环境影响评价和利益相关方沟通与信息披露计划,要求客户披露有关项目生物多样性影响的信息

>> 建设并完善顺畅的问责机制,并开放对生物多样性相关投诉的受理和应对;

>> 加强多方合作,推动生物多样性议题的发展。

商业性银行:

>> 将生物多样性保护纳入银行业社会责任战略和项目风险管理中,逐步减少对生物多样性风险高的行业和项目的投融资活动,并制定目标落实的时间线;

>> 由银行高层发出声明,提出机构将减少或避免投资于重要的生态区域

>> 在机构已有的项目筛选、尽职调查、审批、与评估流程中,加强对生物多样性风险的体现,并定期公开相关信息;

>> 通过多方合作,进一步提升生物多样性风险管理体系,提升机构风险管理水平和标准。

政府和监管机构:

>> 项目开发监管部门全面加强法律法规中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缓解措施的规范,要求开发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依据分级缓解措施,采取避免、最小化、以及在可能的情况下抵修复和补偿负面影响的措施;

>> 金融行业监管部门继续建设和完善利益相关方沟通机制和问责机制规范,出台相关政策和指南,建立和完善投融资申诉信息平台。


为了鼓励金融行业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参与多方合作,创绿研究院开展了“生物多样性金融伙伴(PFB)”项目,旨在倡导金融业通过创新的金融手段保护生物多样性,践行《生物多样性公约》责任。我们将持续地关注和解析国际会议进程。欢迎各界伙伴的加入!更多内容请持续关注创绿的公众号“星球公社”和官网(www.ghu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