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期 | 疫情之下,各国更新NDCs和提交2050 LTS进展一览

日期:

2020年是各缔约国约定更新国家自主贡献方案并通报2050年低温室气体排放发展战略的关键之年。本期快讯梳理了各缔约国更新国家自主贡献方案(NDCs)和提交2050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LTS)的情况,及疫情之下各国经济复苏方案对全球碳排放路径的复杂影响。

疫情冲击下,全球在可持续发展议程取得的进展面临停滞和后退的挑战,各国能否通过双多边合作团结抗疫、并共同构建绿色、具有气候韧性和社会包容性的复苏之路,仍待观察。如解振华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是当前人类面临的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更长期、更深层次的生存发展的挑战。”2020年是各缔约国约定更新国家自主贡献方案并通报2050年低温室气体排放发展战略的关键之年。本期快讯梳理了各缔约国国家自主贡献方案(NDCs)和2050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LTS)的更新情况,及面对疫情和气候变化的多重挑战,各国经济复苏方案对全球碳排放路径的复杂影响。


100多个国家与经济体已经提交或承诺在今年提交更新的NDC

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气候观察统计,截至2020年8月,11个国家已经提交了更新的NDC,同时,有104个国家和地区计划更新增强的气候目标,还有33个国家和地区承诺将在2020年内更新NDC。不过也有许多缔约国尚未表态。

各国NDC更新情况 | 世界资源研究所气候观察


已提交NDC的11个国家的碳排放总和约占全球总量的2.9%,其NDC目标如下表所示:

已更新的NDC目标一览 | 数据:世界资源研究所气候观察,译制:创绿研究院


已经表态将更新并在年内提交NDC的33个国家和地区主要为欧盟、韩国、古巴、阿尔及利亚和肯尼亚等国,约占世界碳排放总量的12.1%。欧盟在2014年制定的NDC提出,到2030年,在1990年基础上至少减排40%。欧盟委员会去年11月表示,将于2020年更新新的NDC,并提升清晰度(clarity)和透明度(transparency),以增进各方对NDC的理解。去年12月欧盟委员会提出的《欧盟绿色新政》制定了欧洲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路线图,将2030年减排目标从40%提高到50%至55%,并计划在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已承诺强化气候目标和行动的105个国家和地区主要是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IDs)、大部分非洲国家和部分拉美国家,约占世界碳排放总量的15%。作为气候脆弱性高、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主动成为气候行动的先行者。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表示将在2020公布增强的NDC,制定公正转型方案,并提交长期低温室气体排放发展战略。小岛屿国家联盟(AOSIS)也表示将在2020年内更新其国家自主贡献,通过扩展与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达成的“灯塔协议”等方式逐步提高清洁能源的比例,同时,利用财政工具和创新融资方式,全方位增强气候弹性,以提高自身气候适应能力。

中国暂未公开提出更新NDC的时间。中国在7月24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的气候与安全问题高级别视频会议中提出,将始终积极主动应对气候变化、落实国家承诺,但未提及是否计划提高NDC目标。

澳大利亚明确表示不会考虑在2025年之前更新具有更高目标的NDC方案。澳大利亚能源与减排部长Angus Taylor在5月12日发布的一则书面文件中称,政府计划在COP26前重新通报(Recommunicate)现有NDC中的承诺,在2025年前也不考虑增强其减排目标,及中长期减排计划。

美国在2016年退出《巴黎协定》。由于COP26推迟到了今年大选之后,如果民主党能在竞选中获胜,或能让美国重新签署《巴黎协定》,并提交新的减排目标,但这些前提在目前仍是未知数。


四个提交了2050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的缔约方承诺2050实现净零排放

据WRI统计,截至2020年6月,二十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净零排放目标。根据《公约》网站显示,自2016年其至今年3月先后有17个缔约方向秘书处递交了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包括新加坡、斯洛文尼亚、欧盟、哥斯达黎加、葡萄牙、日本、斐济、马绍尔群岛、乌克兰、英国、捷克、法国、贝宁、美国、墨西哥、德国和加拿大。其中欧盟英国斐济哥斯达黎加等国家和地区承诺在2050年左右实现“净零排放”(Net-zero emission)。德国提出到2050年实现80%-95%减排,并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中和。日本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减排80%,并尽快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净零排放。新加坡也表达了类似的意向。为保证长期战略的实现,德国、法国和英国于19年出台气候法案,匈牙利议会也于今年6月正式以法律形式确立了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 全球变暖正在加速,古特雷斯指出,各国将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保护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2050年之前实现净零排放,到2030年减排45%。因各国发展阶段不同,这意味着要实现全球目标,发达经济体需要提前实现减排和净零排放目标。但许多国家提出的NDC目标仍与此排放路径不符。自然学家David Attenborough担忧,“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疫情可能会把气候变化赶下头版头条”。解振华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是当前人类面临的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更长期、更深层次的生存发展的挑战。无论是疫情暴发还是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威胁面前,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置身事外,挑战面前我们不能让一个国家落下。


疫情导致碳排放短暂下降,各国经济刺激方案与国际合作关系到未来全球碳排放路径的长期发展趋势。

新冠疫情对未来全球减排格局的影响十分复杂。短期来看,疫情已经给各国能源需求、交通状况和消费模式带来严重冲击,造成全球多地碳排放水平在短时间内大幅下降。根据《自然-气候变化》发布的最新研究,截至2020年4月初,全球二氧化碳日排放量比2019年同期水平下降了17%,其中减排最多的区域分别是中国、美国、欧洲和印度。根据《华盛顿邮报》的统计,来自不同部门的排放受到疫情的影响不一,地面交通的减排量最大,占总减排量的43%。航空业受到的冲击最大,减排比例达到了60%。IEA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由于全球经济活动和流动性急剧减少,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能源需求较2019年第一季度下降了3.8%,如果未来数月经济恢复速度仍然缓慢,全年能源需求将下挫6%。其中石油和煤炭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能源,全球对石油和煤电的需求可能分别下降9%和8%。由于购电价格迅速下降,且许多电力系统可以优先使用,预计今年可再生能源的需求会有所增加。根据统计,一旦相关限制性政策逐步放开,该地区的碳排放水平可能会迅速回升,中国五月的碳排放量就已经很接近2019年同期的水平

不同部门的减排量及减排比例 | 华盛顿邮报


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年度变化,1990-2020 | IEA,2020


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无疑将加大各国更新NDC以及确定长期减排目标的难度,这时更需要主要经济体在国内经济复苏计划及国际合作中展现气候领导力,探索如何确保各国在应对疫情的同时,兼顾应对气候变化与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一一直存在的紧迫的挑战。古特雷斯要求二十国集团引领绿色复苏,承诺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在COP26之前向《巴黎协定》提交更加雄心勃勃的国家气候计划。中国曾表示,中国将切实落实碳强度下降65%的目标,并且研究显示中国有能力在2030年前达到碳排放峰值。目前,各国政府正在积极寻求经济刺激方案,学者Corrine Le Quere表示,各国领导人如何考虑气候变化在经济刺激方案中所处的位置,可能会影响未来十年全球的碳排放水平。作为首个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国家,中国把民生和就业作为今年政府工作的重点,没有设置经济增速目标,并提出“六保”方针。习近平在三四月份在浙江、陕西等地考察时再次强调,“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继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提出,在未来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应注入绿色元素,比如考虑大幅增加绿色项目占新一轮基建项目的比重,以及强化非绿色项目的环境气候影响评估,提高其透明度。此外,在国际合作团结抗疫方面,“一带一路”倡议等平台也是中国助力发展中国家应对疫情、实现绿色、具有气候韧性和包容性的经济复苏的关键。


网站:国家自主贡献方案门户网站(UNFCCC)

网站: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门户网站(UNFCCC)

网站:世界资源研究所气候观察之2020NDC更新追踪 (世界资源研究所)

政策:《欧盟绿色新政》(欧盟委员会)

政策公布:英国推迟COP26举办时间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

政策公布: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致联合国秘书处公函 (小岛屿国家联盟)

政策公布: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就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的声明 (南非国际关系与合作部)

期刊:COVID-19强制隔离期间全球每日碳排放量暂时减少 (《自然-气候变化》

研究报告:2019《碳排差距报告》执行摘要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研究报告:2020全球能源观察(IEA)

新闻报道: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全球碳排放量大跌17% (《华盛顿邮报》)

新闻报道:主办方英国宣布,将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推迟至2021年11月 (Climate Home News)

新闻报道:解振华:中国将继续采取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和行动(澎湃新闻)

新闻报道: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中国始终积极主动应对气候变化(中国日报)

新闻报道:绿色复兴计划助力经济重启,如何让10万亿投资变绿?(《财经》)

分析:“欧盟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草案的分析”(NCSC)

分析:中国在气候行动峰会上引领“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 (中外对话)

分析:英国气候大会延期,谈判如何重整旗鼓?(中外对话)

会议总结:疫情之后,经济刺激方案如何绿色化?(创绿研究院)


“新冠肺炎疫情是当前人类面临的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更长期、更深层次的生存发展的挑战。无论是疫情暴发还是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威胁面前,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置身事外,挑战面前我们不能让一个国家落下。……中国通过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加速产业转型升级,发展节能环保、新能源和循环经济等产业,实现绿色高质量复苏,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并继续采取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和行动,百分之百地兑现我们的承诺,为全球气候治理和绿色高质量复苏作出新的更大贡献。”“长江、黄河等大江大河水利工程设施日趋完善,但中小河流防洪标准较低,再加上流域汇流时间较短,洪水预报、预测难度较大,造成中小河流防汛形势严峻,这在今年南方洪涝中体现较为明显。”
——中国生态环境部气候变化事务特别顾问、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院长解振华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世界的脆弱面不仅在于应对前所未有的突发卫生事件,还在于我们对气候危机的缓慢应对。我们可以引导复苏走上一条更具包容性、韧性和可持续性的道路,那就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协定》。……我们必须将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保护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2050年之前实现净零排放,到2030年减排45%。……我已经要求各国在拯救、重建和重置经济的过程中考虑六大气候行动。[并]要求二十国集团引领绿色复苏,承诺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在明年格拉斯哥举行的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之前向《巴黎协定》提交更加雄心勃勃的国家气候计划。”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推迟COP26是为了保证各位代表和参会者的安全所做出的必要决定。特别今年要准备并提交新的国家自主贡献,我们一定要确保全球气候势能持续下去。”
——《公约》第25届缔约方大会主席Carolina Schmidt


“欧洲经济复苏的努力不能仅仅是延续疫情前的行为,而必须与气候变化、创新、交通、以及数码化转型直接挂钩。”
——德国总理默克尔


“许多欠发达国家和地区在疫情全球蔓延时才开始制定气候方案,这会使他们在2020年提交国家自主贡献方案非常困难。”
——小岛屿国家联盟首席谈判代表Carlos Fuller


“疫情会加大各国开展正式国际外交、举办气候会议的难度。我们必须创新保持气候势能的方法,政府需要放弃传统的只围绕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的外交政策,多方协调,通过经济刺激计划加速绿色转型。”
——欧洲气候基金会首席执行官Laurence Tubiana


7月-8月 “建筑在行动”之“打造有生命的建筑” (线上会议)

多年以来,法国驻华使馆文化处每年举办“建筑在行动”系列讲座,邀请中法建筑师进行对话。今年,在全球特殊的背景下,法国驻华使馆联合《城市•环境•设计》杂志,带来线上版“建筑在行动”。该会议将拟定不同主题,介绍著名的中法建筑师。首期主题是“打造有生命的建筑”,邀请到的嘉宾是法国建筑师保罗-埃马纽埃尔•卢瓦雷和中国建筑师董功。
更多信息


8月10日 – 中国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主题研讨会 (线上会议)

本次会议由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CREIA)和创绿研究院(GHUB)联合主办。会议将发布《“一带一路”国家可再生能源投资趋势及建议》报告及《中国可再生能源对外投资机遇与挑战 – 案例国研究(越南)》报告,探讨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投资领域存在的障碍、风险和机遇。会议还邀请资深专家点评报告,并结合疫情和全球能源需求、供应链和融资的影响,对海外可再生能源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机遇与挑战。报名通道


8月17日-18日 – 我们的海洋大会(帕劳)

第七届“我们的海洋大会”的六个重点关注领域为:气候变化、海洋污染、海洋保护区、可持续渔业、可持续蓝色经济和海洋安全。更多信息


COVID-19背景下,碳排放与气候行动现状与挑战

COP25气候谈判观察之二

COP25气候谈判观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