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 Zuur:南大洋海洋保护区

日期:

南极和南大洋联盟的Bob Zuur在创绿-昆山杜克大型海洋保护区研讨会上的发言。

编者按:2018年8月27日,创绿研究院与昆山杜克大学环境政策硕士项目联合主办的“大型海洋保护区设计: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在昆山顺利举行。来自南极和南大洋联盟的Bob Zuur在会上作了有关南大洋海洋保护区的报告,我们将这一发言在这里整理分享出来,供感兴趣的朋友分享讨论。

 

南大洋的背景

南大洋是环绕大陆的大洋,相对来说比较遥远、隔离。南大洋比其它的大洋更少受到人类行为的影响,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虽然这不代表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多么高,但是生物的数量十分富足,包括企鹅、海鸟、海豹和其它的鱼类等。在水之下还有很大数量的脊椎动物和非脊椎动物。

面临的威胁:

由于气候变化,西半部的南太平洋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它的海冰在减少,水温在提高,且其酸化情况非常严重。有预测显示,在2100年,超过50%的帝王企鹅会因气候变化而灭绝。如果水的酸度增强,磷虾作为南大洋生态系统的核心,其孵卵率将来会降低到原来的1/3。除此之外,海洋还面临着不可持续的捕鱼、旅游业、航运业以及物种入侵等威胁。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与保护区现状

CCAMLR属于南极条约体系的一部分,是主要通过渔业管理来管理南大洋海域的组织。1970年代由于磷虾的捕获量一直在增加,引发南极条约协商国忧虑担忧,随后建立CCAMLR委员会对渔业进行管理,此后成员国数量逐渐增加,如今包括欧盟在内一 共有25个成员。CCAMLR的主要目的是保护南极的海洋生物,但是不管理鲸鱼和海豹的捕捞活动。允许捕捞的前提是符合保护原则。CCAMLR的决策需全员赞成方可通过。

 

CCAMLR的海洋保护区

通过收集科学证据,科学家们从空间的角度对区域进行描述、建模和空间分布的预测,从而发展海洋保护区。CCAMLR共有25位成员,成员国之间对于保护区的设立难以达成一致,需要大量的谈判。

  • 南奥克尼群岛海洋保护区(MPA)

由英国提出,2009年通过,是第一个建立在公海上的海洋保护区。

  • 罗斯海地区MPA

罗斯海域重要性极高,这片区域生产率高,犬牙鱼捕捞量大,野生动物量丰富,许多研究在此进行。建立保护区时需要考虑保护区和渔业的关系,比如建立罗斯海保护区可以将渔业捕捞区北移,避免在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方捕鱼,减少渔船受海冰的影响并减少燃料消耗。所以建立罗斯海域益处较多。

  • 南极东部MPA

图:南极东部海洋保护区进展 (来源 pew)

  • 东南极MPA

由澳大利亚、法国和欧盟一同在2011年规划,旨在保护总面积高达160万平方公里的七个地方。如今地域数量由七个减少到三个,但该举措尚未得到CCAMLR的批准。

  • 西南极半岛MPA

西南极半岛是CCAMLR海洋保护规划一区(Domain 1),这篇海域直接面对南大洋,生物学上意义重大。该保护区提案由阿根廷和智利提出。此处磷虾捕捞和野生动物觅食区域的重叠较大,有些企鹅需游行较长距离才可以捕捞磷虾喂养幼仔,在路途中常有鲸鱼、鲨鱼出现,对企鹅造成巨大困扰。建立保护区需实现在企鹅的保护、海豹的保护和磷虾的捕捞之间的平衡。

  • 其他MPAs

南非、法国、澳大利亚、英国在各自的专属经济区建立了大型海洋保护区。这些在CCAMLR海域捕鱼的国家在附近的自己管辖海域都设立了保护区。

  • 南极特别保护区(ASPA)

是在南极条约下设置的保护区,可以覆盖海洋区域。

 

 

海洋保护的展望

南大洋中10%的区域已被划至MPA中,保护区中近一半的区域为禁渔区,这是显著的成就。但是问题是代表性。如今有更多的区域的保护区提案被提出来,如果都能建成,南极海洋的保护区将更具有代表性。保护区的建设是长效机制,需长期有效且禁止捕鱼。如今罗斯海海洋保护区的有效期是35年,可见缺陷依然存在。对于未来如何保护海洋这一问题,各国立场和观点不同,有些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有些从地缘政治角度考虑,无论是哪个角度,使高层意识到海洋保护区利益所在非常重要。

 

背景介绍:

Bob Zuur

生物学家,摄影师和独立环境顾问。海洋生物学学位的研究是南极洲罗斯海麦克默多湾的鱼类生长,同时拥有公共政策硕士学位,有丰富的研究机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工作经验。曾任世界自然基金会南极项目主任,多年作为观察员参加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的谈判。